女性時尚和娛樂資訊網站

全球報道:葉落歸根

發布時間:2022-08-05 07:43:34   來源:北京日報    

在老家有個院子真好。種上些蔬菜花草,時不時澆澆水、松松土、剪剪葉。仔細觀察植物伸枝吐蔓的姿態,雖說一天一變,卻總嫌它們長得太慢。那株百合和旁邊的月季終于開花了,粉嫩的花朵讓人憐愛;黃瓜苗水靈靈地昂著頭,還沒到吐須的時候。這些蔬菜瓜果由種到收,侍弄起來真不容易,可吃起來卻分外香甜。


(資料圖片)

小院子的好不僅在于有事做,它還是后半生退休生活的巢窠。常常半躺半臥在院子里的椅子上,聞著花香草香,看看書報雜志,抬眼就是青山白云,耳邊便是溪水潺潺,這樣的日子誰不羨慕?

慶幸自己還有這座小院子,我不在乎它的新舊和大小,我一直在心底里把它視為我的根據地。河川縱橫,終匯大海;落葉無心,尚思歸根。這說的雖是自然現象,但是人類對親情和鄉情的依戀,確是與生俱來。老子曰:“致虛極,守靜篤,萬物并作,吾以觀其復。夫物蕓蕓,各復歸其根?!蓖蹂鲎ⅲ骸案鞣灯渌家??!蔽依斫?,此語雖深奧,但擇其要義就是兩個字——歸根。

葉落歸根,意思是樹葉從樹根生發出來,凋落后最終還是回到樹根,比喻事物總有一定的歸宿。多指作客他鄉的人最終要回到故鄉。在詩人筆下,宋之問有“近鄉情更怯”的情結,而陸游卻說“云閑望出岫,葉落喜歸根”,他把葉落歸根稱為“喜”。

歸根是一種鄉愁。我的鄉愁如河邊的楊柳堆煙。沉思時,總有些舊識的山木、溪水、小路和鳥雀,它們蹦來跳去地聒噪著,像極了從前的小伙伴。記得一次返鄉歸來,走近村前時已近傍晚,整個村子雞不鳴,犬不吠,黑壓壓的一片,偶有幾戶人家的窗口透出微弱的燈光,讓我真實地意識到:我回家鄉了。此時山風驟起,星月無光,北風卷著沙塵落葉打在河套兩旁的樹木山石上,發出沙沙的聲響,觸動了我內心最柔軟的地方。自詡淚點很高的我,竟然百感交集,淚水潸然而下,模糊了雙眼。好在夜幕深沉,沒有被人看見。

從此,我對葉落歸根的理解更加深了一層。想起我的母親,老人家年歲大了,身體不太好,我便把她接到了城里。母親一生勤勞,吃盡了苦頭,還沒有來得及好好孝敬她,她就因病重住進了醫院。

彌留之際,母親眼神中有不舍,有對生的渴望,有對子女的牽掛……我知道老人的心愿,故土難離,城里再好,那不是自己的家。自己的家在山里,在山里的那個小院里。

我俯下身子輕輕對母親說:“媽,我們回家吧?!蔽铱吹剿p輕點了下頭,眼角似乎閃出淚光,最后慢慢閉上了眼睛。母親知道家的含義,她在那里生活了一輩子。我們最終圓了母親的夢,她回到了故鄉,回到了自己的家。

風起了,竟將那叢開得燦爛的月季吹落了一地花瓣,黃的、粉的,星星點點,形成了小院里的一道風景,難道它也像那些樹木一樣,樹高千尺,葉落歸根嗎?

前幾天,到村東頭串門。推開院門,寬敞明亮的院子里,有兩位老人正在下象棋。楚河漢界,兵來將擋,那專注的樣子,像是元帥升帳,叱咤風云,指揮千軍萬馬。

兩位棋手一位是院子主人,福桐二大爺,離休干部;另一位是福成二叔,退伍軍人。兩位前輩都選擇在家鄉安度晚年,最愛湊在一起下象棋。見我來了,他們草草結束了對弈。我問結果如何?二大爺哈哈一笑:“三比二!”“沒悔棋???”“沒有啊,不興打賴的?!庇质且魂囁实男β?。

二老耳不聾眼不花,精神矍鑠,思路清晰,詢問老人的年齡后我大吃一驚:二大爺98歲,二叔92歲,都快是百歲老人了??磥硪环剿琉B一方人,家鄉的山水二老看著親切、舒坦,人也自然活得健朗。

兩位老人都說,就愿意在村里住,空氣好也涼快。出門走走,鄉里鄉親,和誰都能說上話。一天到晚心里痛快。幾年前,為了撰寫鄉村歷史,我曾經與兩位老人分別聊過,對他們的過去,有過些了解。二大爺解放戰爭時參加革命,當過區委書記。平津戰役時率領擔架隊走南闖北,就連過年,都是在戰場上度過的。二叔參軍后趕上解放張家口,不幸在戰場上負了傷,在后方醫院療養后退伍回到家鄉。

古人說:“狐死首丘”。意思是說狐貍死在外面,它的頭必然是朝向舊日巢穴?!抖Y記·檀弓上》篇里說:“狐死正丘首,仁也?!边@是對于“根”與“源”的一種向慕。

抬眼望去,村后的古槲樹郁郁蒼蒼。每到秋天,殷紅的葉片就像天邊燃燒的晚霞。我想祝福兩位老人,在故鄉的土地上,如古槲樹般健康長壽。

關鍵詞: 葉落歸根 在戰場上

亚洲 中文 欧美 日韩 在线_在线天堂新版最新版资源_ChineseFreeSex高潮_8888888888视频日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