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性時尚和娛樂資訊網站

環球今日訊!旮旯里的鞋攤 夾縫里的敘事

發布時間:2022-08-05 05:45:41   來源:北京青年報    


(資料圖片僅供參考)

◎曾攀

從敘事結構而言,王昕朋的小說往往是事件驅動型的寫作,從難以紓解的矛盾中生發故事,以此牽引人物關系,使得小說具備一種系統性的架構,由是探詢當代性的現實命題,構筑總體性的價值觀念。這是傳統現實主義的書寫模式,但又因其小說強烈的現實觀察和當代意識,令敘事的內核不斷賦新與賦形??疾爝@個很有意思,因為在后現代社會歷史境況中,小說容易步入消解化與碎片化的畛域,時常局限于表達細小的情緒,傳遞私密的情感。因此,小說需要重建一種新的“現實”,實踐從事件到故事,再進入敘事視閾的倫理修辭和價值再造。

具體而言,事件驅動型的小說,往往經由如下路徑生成敘事:其一為發酵性事件,肇始于故事的開端,不同人物悉數登場,各方力量在周旋,但始終處于蘊蓄階段,沒有形成具體的判斷與演變;其二是推動性事件。故事于焉構成進展,改變了啟動或起步的局勢,處于引起質變前的量變;其三是轉折性事件,小說產生轉機或轉圜,主體間可好可壞、或善或惡的力量發生變迭,但在傾斜的天平中保留懸念;其四是決定性事件,故事的突變與人性的豹變流溢其中,甚至直接做出方向性的選擇,指向事情的階段性終點,辨析事件之性質與人情之倫理;最后是延伸性事件,常常交代敘事走向與人物命運,又或提供開放性結局,當然,此中亦可以是意外的轉折、反轉,卻常常指涉價值的升華和意義的昭彰。

王昕朋的小說《北京旮旯》(《當代》2022年第4期),事件發生在北京新華一社區與二社區,所謂“旮旯”,說的是一社區與二社區的兩棟大樓之間有一過道,大約四米多寬的彈丸之地,然而正是在如此狹窄的場域,卻糾集了不同社會階層的對弈。張四來自大別山,出身底層,來京謀生。他古道熱腸,利用自己早晚的休息時間,為工地的工友義務修鞋,隨后開始以此維生,一次偶然的經歷,他撿到了一只金戒指,這可把他急壞了,只見他四處奔波,只為物歸原主。對于不同的人而言,都能夠觸動自身情感機制的事件,這是促使其行動,甚至轉換其思想的關鍵所在。在四處找尋無果后,張四干脆將修鞋攤開在最可能出現失主的一、二社區的兩棟大樓的旮旯處?!皬埶陌ぶ簧鐓^那棟樓的西北角,占了大約兩平方米的地方擺了個鞋攤?!蹦鞘撬囈灾\生的地方,因而另有一重價值乃至倫理在。

但事情并非如此簡單,在現實中,這個旮旯不斷遭受來自外界的干預和侵擾。因為那里正是小說開頭受區領導點名批評的管理死角。謀生之地與安身之所的喪失,使張四面臨雙重的同時也是深刻的現實/精神危機。而剩下的,便唯有情感的牽連,這也是為什么張四在受挫之后重返北京的緣由。

小說里,張四回到北京后,在車站經歷了一個轉折性的事件,在罕見的暴雨中,他身先士卒、不畏生死,幫助一社區抗洪排澇,獲得了一致的認可;最終,張四慢慢學會了修鞋、修鎖、配鑰匙、理發、修自行車、三輪車、電動車,通下水道……這決定了他能夠真正在北京立足;不僅如此,小說收尾處,還延伸出張四安身北京后娶妻生子的生活現狀,以及他在一社區得到鄰里的喜愛,并得到區里的表彰。這不僅呈示出底層人物的主體進階,更代表著不同階層、職業、身份在矛盾中的融合發展。小說也由此完成了從事件的多重發端,到故事的完整形塑,再到文化辨知的敘事建構。

綜而言之,王昕朋小說提示著當代中國的一種新問題主義的敘事形態,盡管在情感現實與話語修辭層面尚有可討論之處,但其發現并處置現實問題的內在旨向,尤其是對于當代中國的現實判斷與文化重估,頗為難能可貴,譬如在《北京旮旯》里,如何定義、面對和處置所謂之“盲流”,如何對待那些弱勢的個體/群體,不僅考驗社會治理的觀念和方法,而且考量著此一時代的精神狀況。不得不說,如是之敘事形態,使得王昕朋的小說既成為了傳統現實主義述寫的余續,又因其獨具只眼的當代認知尤其是基于當下中國的問題措置,從而創生出新的價值理念和文化動能。

關鍵詞: 現實主義 事件驅動

亚洲 中文 欧美 日韩 在线_在线天堂新版最新版资源_ChineseFreeSex高潮_8888888888视频日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