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性時尚和娛樂資訊網站

每日看點!趙麗穎、海清紛紛押注農村題材,“脫貧攻堅”成演員轉型富礦?

發布時間:2022-08-03 09:01:25   來源:鳳凰網    

前段時間,聚焦鄉土題材的《幸福到萬家》收官。這部將視角對準農民法制意識覺醒的現實題材,是今年暑期檔第二部“大熱劇”,也成功入圍了今年上半年劇集熱度榜單top10。

《幸福到萬家》為何可以走紅?一來,這離不開“鄭曉龍+曹平+趙冬苓”這樣的黃金班底對其的匠心制作;二來,也與女演員趙麗穎息息相關。數據顯示,早在該劇官宣前一天,趙麗穎的商業價值大幅上漲,超過了top50明星商業價值平均值。播出后,趙麗穎在劇中飾演的何幸福,個人貢獻熱度超50%,是拉動整部劇熱度的關鍵人物。

當紅演員出演農村題材,這在過往并非沒有,但在今年卻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。海清在電影《隱入塵煙》中褪去明星光環、成為一名“村婦”,楊蓉在今年豆瓣高分劇《大山的女兒》中穿起村官衣服……類似的還有黃軒、熱依扎在《山海情》中飾演的農民,楊冪在電影《寶貝兒》中的刻意“扮丑”,以及范冰冰、馬伊琍、顏丙燕等演員主演的現實主義題材,皆是這類作品代表。


(資料圖片)

女演員“扮丑”,是過去兩年市場對其出演農村題材的一種戲謔;這兩年,她們出演農村題材,包括男演員加持的一些“主旋律”作品,更像是一種大勢所趨。換言之,這是一次雙向奔赴的必然選擇:演員們依靠這類作品提升知名度、增加個人獲獎機率,而片方則在基于“流量論”的基礎上,為自己作品贏得更多話語權。

“雙贏”,似乎是這個故事走向的必然結局。但農村題材,是否能成為“流量”和實力派演員轉型的富礦,還有待觀望。

當紅演員“演農民”,農村題材“正當時”

演員演“農民”,這本是無可厚非的一件事。但在過往幾年中,很少可以看到當紅演員在這類題材中出現。除去這類作品的確更為艱苦、更需要職業素養與精神外,農村題材數量稀缺也是一方面。

數據顯示,2019-2021年間,農村題材在題材類別中始終位居倒數。雖然5年間,該類型數量也在呈現上漲趨勢,但漲幅始終不過5%。農村題材一直是市場中的冷門。雖然,這類題材從誕生之初就不乏優質作品,但杯水車薪始終代表不了“大多數”。這也間接造成了出演這類作品的演員稀缺的問題。

情況轉變是從2020年伊始。在當時,廣電總局“一紙文書”落地,農村題材從邊緣走向中心,甚至成為今后市場的主旋律。娛樂獨角獸在之前的《22部“扶貧劇”即將來襲,政策加持的“鄉村題材”會進入發展黃金期嗎?》文章中曾報道,2020年8月,劇集市場就已迎來22部在播及待播農村題材,到了今年,這個數字正在被無限放大。

一個鮮明特征就是,這類作品開始迎來當紅演員入局。在過往,農村題材多為老戲骨、具有口碑的演員參與,有流量、又具有話語權的演員,參與甚少。2020年,市場中播出的《綠水青山帶笑顏》中,楊爍、潘之琳、馬蘇三位“熟面孔”走入農村;2021年,《溫暖的味道》中靳東再次出演“老干部”,不同的是,這次他飾演的是村委干部。另一部高分劇《山海情》中,當黃軒、熱依扎等演員,在劇中臉色蠟黃、說著一口流利的西北話,觀眾這才意識到“主旋律”題材也可以如此動人。

趙麗穎在《幸福到萬家》中飾演的農村姑娘“何幸?!?,則進一步打開大眾對這類題材的認知——從關注農民物質水平提高,轉變為關注精神世界,農村題材在創作層面迎來不同的打法。包括楊蓉主演的《大山的女兒》、海清的《隱入塵煙》在內,某種程度上,它們都是塑造了一位了不起的女性,前兩部電視劇更是被市場標簽為“大女主劇”。這也側面解釋了為何該類題材能夠獲取巨大反響、且吸引當紅演員入局。

演員們為何愿意出演農村題材?除去該類題材的確成為市場“主旋律”之一外,演員轉型、贏取更多的口碑,甚至是獎項,顯然是它們入局這類作品的必要因素。2014年,某大花在電影《親愛的》中褪去往日光環、扮演一名村婦,成為大眾記憶焦點(拿下第34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主角),隨后范冰冰、楊冪、馬伊琍分別主演的《我不是潘金蓮》、《寶貝兒》、《找到你》皆有“效仿”成分,女演員們出演這類作品的動機也曾遭到質疑。但這是后話。

從片方角度來看,選擇有知名度的演員出演農村題材,無疑是對其作品商業價值的一種保障?!缎腋5饺f家》播出期間,除去拿下高熱度外,廣告招商應接不暇也是觀眾親眼目睹的事實。包括文藝片《隱入塵煙》,截至目前,該片已拿下1688w的票房成績,這是以往文藝片鮮少擁有的戰績。

互利共贏、雙向奔赴等一切美好詞匯,似乎可以用來形容當紅演員之于農村題材的“現實”處境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兩者稍有不慎,便可觸發負面效應。范冰冰、楊冪分別主演的《我不是潘金蓮》《寶貝兒》,便是一次并不趨于完美的案例。

上周,短視頻《回村三天,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內耗》刷屏社交平臺。網友們對該視頻中的文學造詣、新聞真實性多加議論外,搭上“農村題材”這個風口的素材背景,才是加速該視頻出圈的主觀因素之一。據了解,胡歌與正午陽光合作的《縣委大院》已經殺青,趙冬苓擔任編劇、尚未公開演員的《父輩的旗幟》,以及李沁陳曉主演的《人生》等多部農村題材,正在緊鑼密鼓的籌備中。

農村題材與當紅演員的組合,成了這個季節市場中的一道亮麗風景線。

演員“扮丑”,轉型演員的新致勝秘訣?

從演員維度來看,出演農村題材,無疑意味著需要“丑化”。無論是電影《親愛的》《我不是潘金蓮》,還是趙麗穎、海清、楊蓉等人主演的或農村劇,或主打農村題材的電影作品,女演員在劇中的形象,都與過往有所不同。

范冰冰在出演《我不是潘金蓮》時就被爆出“零片酬”,且在農村待了很長一段時間;楊冪在主演《寶貝兒》時,也曾自降片酬。包括趙麗穎、海清、楊蓉在內,她們在出演這類作品時,都曾扎根在農村生活長達數月,有些刻苦的女演員甚至早在劇組敲定自己為該角色前,就已進行了充分準備,目的是為觀眾呈現出一個全面的農村村婦形象。

當然,這種“全面”,還需要體現在演員的動作、甚至是語言上。《山海情》導演孔笙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坦言,為了教會劇組演員說陜西話,團隊特意請來本地人和相關教學師傅人,為其授課,演員熱依扎更是在哺乳期內完成了“水花”一角。也正是這份努力,《山海情》在去年拿下豆瓣9.2分,助力男主黃軒演藝事業更上一層樓的同時,女演員熱依扎,則直接晉升為去年白玉蘭最佳女演員熱門人選。

好作品對演員口碑,必然具有加持效應。但不合時宜地“跟風”,也往往會造成兩敗俱傷。說回楊冪、范冰冰等一批當紅演員加持的農村題材,《親愛的》作品之后,除去馬伊琍主演的《找到你》豆瓣評分達到7.4分外,其余有當紅演員加持的作品豆瓣評分均在7分以下,甚至出現了5.8分的《寶貝兒》——該電影在當年上映期間還曾引發過“文藝片與流量演員該不該綁定”的市場爭議。

其實,今年當紅演員主演的這幾部農村題材,亦有相同問題所在?!缎腋5饺f家》播出期間,趙麗穎多半素顏、演技合格的表現,獲得市場認同,但臺詞功底薄弱,部分戲份“接不住”的問題也時常出現; 海清在電影《隱入塵煙》中的問題也多為相似——即她們的演技合格了,但職業演員所存在的表演痕跡,以及與該類型題材所持有的契合度,也在市場留下疑問。

當紅演員們為何青睞于“農村題材”?一個繞不開的話題,必然還是轉型問題。當00一代演員逐漸擁有了自己的代表作品之際,留給當前在市場中活躍的青年演員的時間也就愈發寶貴。其實從題材選擇可以發現,這些演員們的“轉型”活躍度,并非只聚焦于農村題材,而是一切與自身形象相悖的作品。

譬如趙麗穎、楊紫在主演了多部偶像題材后,開始嘗試懸疑范疇,該作品播出期間,官方給出的宣傳語也多半會與“轉型”掛鉤;肖戰、王一博、龔俊等男演員,則是在成名之后,積極加入至“制服”角色中,如肖戰出演醫療劇《最美逆行者》、王一博在《理想照耀中國》中扮演軍官等。

演員大膽顛覆過往形象,是其轉型路上最易博取觀眾好感的方法之一。但高難度的角色要求、與復雜性,也極易曝光這類演員的演技短板。對比早期演員蔣雯麗在《立春》中為塑造角色,而增肥15公斤、滿臉雀斑的反差形象,以及《圖雅的婚事》中余男皮膚黝黑、臉上曬出大片“高原紅”的真誠用心,當下演員們為出演“農村題材”乃至于主旋律作品的刻苦程度和敬業精神,高低立下。

這也是為何有些演員“扮丑”可以獲獎,有些演員卻只能獲取片刻的關注度的區別所在。一個利好消息是,這屆農村題材中,演員們還是貢獻出了合格的演技,雖然部分演員在臺詞、表演方式上,還是會與真正的“農民形象”存在差距,卻也有別于過往只求拿獎、忽略過程的演員們。

而從農村題材維度來看,當下的農村題材雖然依舊主打“脫貧攻堅”,卻也在觀眾人民物質水平提高的層面,重視起其內在精神。這或許會成為接下來一批農村題材走紅市場的必勝因素。趙麗穎、海清分別主演的《幸福到萬家》、《隱入塵煙》,不是第一部,更不會是最后一部。

關鍵詞:

亚洲 中文 欧美 日韩 在线_在线天堂新版最新版资源_ChineseFreeSex高潮_8888888888视频日本